尊敬的用户,请您牢记: 269.La 发布页地址,随时找到回家的路.

幸福的小李子

序章

‘干杯!’‘咕噜……咕噜咕噜……’三杯红酒各自完成自己的使用价值。这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晚餐,不普通的是参加的三个人都不是普通人——那是非一般的人,简称非人。

‘第一杯,我敬妈妈,要不是妈妈的机智百辩和坚持,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李天端起酒杯和母亲对碰一下。

李父与李母都是国家级别的歌唱家,其母梦歌据说很有唱歌天赋,做梦都在唱歌,所以才能成为如此‘着名’的歌唱家。梦歌虽然今年46岁,但由于保养得好,所以根本看不出来有这么大年纪,皮肤白皙、身材丰腴,常年的富足生活使得梦歌言谈举止间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贵气,远看是一中年美人、近看是一中年美妇。特别是梦歌的眼和眉的组合,眼波流转间总是透露着一股别样的风情,那感觉……就像是放电。平时有的时候都不自觉的对李天放电,总是电得李天小心肝‘噗通、噗通’的跳。

此时梦歌听到爱子如此夸自己,高兴得眉开眼笑,朱唇微张,眼眉都眯成一条线,眉梢微翘,请注意——放电技能发动。看着风情无限的母亲,李天的心脏狠狠的跳一下,心中暗道:“妈妈呀妈妈,你干嘛长得这么漂亮呢?嘴唇还这么风骚,真想把肉棒狠狠的插进去。”这么一想,胯下的小弟弟顿时暴怒无比,还好现在穿的牛仔裤,不容易看得出来。

李天定了定神,继续说道:‘第二杯,我要敬爸爸,要不是爸爸多方奔走、周旋,事情也不可能最终解决。’说完李天和李双枪碰了一杯。李父面带微笑,轻轻的点了点头就算认可了。

梦歌看到李双枪情绪不是很高,很不满意,横了一眼,李父也不在意。李天见父亲的表现不碱不淡就知道他对自己犯的这事还是很不满意。想想也正常,任哪个父亲碰到这个事还能高兴起来?好不容易解决了还惹了一身骚,怎么也洗不掉。但是李江对父亲的畏惧只是淡淡的一丝,心中随便翻个浪花就能让它淹没,因为他有妈妈梦歌。

接下来的晚餐在梦歌的努力维护下,基本算是在亲切、友好的氛围中结束。第一章

半夜11点,李天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浑身燥热。他知道这是因为这些天一直陷在这个案子里,好久都没碰女人的缘故。以前还好点,现在一旦自由了、没有束缚了,这个冲动就更加强烈。李天很想找个藉口出门找自己的小女友,或者随便找个小姐打一炮也行啊!但是他不敢,因为他知道他爸李双枪正在气头上,今天是绝对不会让他出去的。

“还是出去冲个凉水澡吧,可能好一点。”这么一想,李天就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嗯嗯……啊啊……嗯……老公你……嗯……继续插……哦……’

这么熟悉的声音,难道是……李天内心一阵兴奋,于是偷偷的靠近父母的房门,轻轻的把耳放到门上偷听。

‘哼!你这老骚货,这么多年还不满足,我插死你!’李双枪狠声道,隐隐还有‘噗哧……噗哧……’的交合声,夹杂着母亲梦歌的喘息声。

李天心都跳到嗓子眼,“哇!没想到老爸七十多岁还是这么老当益壮啊!”这是李天脑中第一个念头,可惜门是紧闭着的,要不然李天真想偷窥一下父母现在用的是什么姿势。

‘啊……嗯嗯……哦……老公你真能干……’梦歌娇声的喘息着。

李天心情激动,幻想着母亲在里面低吟承欢的模样,忍不住掏出胯下暴涨的肉棒,放到空气中好好透透气。

‘啊!啊!啊!’梦歌发出三声短促的浪叫,接着是不满的抱怨声音:‘这么快就没了?你现在怎么这么没用,以前不是一次打两枪的吗?’

“啊?什么?没了?!”李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我老二才掏出来你们就没了,真是扫兴啊!”李天忍住心中强烈的失望,小弟弟瞬间软了。

‘怎么,不满意啊?’李父不甘示弱:‘不满意就找你那些便宜老公去!’李双枪语气中透着很大的怨气。

“什么什么?这话什么意思?”李天大脑瞬间卡死。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还不是为了咱们的儿子,要不然你以为我愿意那样?’梦歌反唇道。

‘好,说得这么好,那你去找你的宝贝儿子啊!’双枪哥一点也不卖帐。

听到这儿,李天心中一抖,连带着胯下的小弟弟也精神抖擞起来。想到母亲那丰满肥熟的肉体,李天腹中腾的升起一股无名之火。

‘越说越不像话。’梦歌愤懑道:‘我去洗一下。’

李天听到下床的声音,赶紧溜回了自己房间。接着李天听到父母房间开门的声音和梦歌走路的声音,看来母亲应该是去浴室了。

回想一下刚才母亲梦歌的淫叫喘息声,李天心中越来越烦躁,于是悄悄走到浴室门口,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更是忍不住,把心一横开始脱光自己全身的衣服,很光棍的走进去。

梦歌根本想不到还有人会闯进浴室,所以门也没锁。猛然感觉到一个人闯了进来,接着身子从背后就被一个滚热的身躯抱住,梦歌第一反应是她的老公双枪哥,但是凭着对男人肌肤的敏感,她立刻否定了这个猜测。想到这里梦歌一惊,然后就想大喊,但是背后男人的一句话就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妈,别怕,是我。’接着一双健壮有力的大手摸上了自己丰满的双乳,背后一根火热的男根抵在双股之间,滚烫的温度直抵梦歌的心间。

天哪!居然是自己最宠爱的儿子小天!梦歌感到自己的阴道一阵收缩,是兴奋……还是别的什么情绪,梦歌一时间也搞不清楚。

李天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他也从来没有想到母亲的身体居然这么美妙,胸前的两团饱满软软的、湿滑湿滑的,完全不同于以前玩的少女的青涩,那感觉就两字——肉感。胯下的肉棒顶在梦歌的两片臀瓣之间,和母亲肌肤相接之处酥酥麻麻的,不时地掠过一阵阵电流,电得小弟弟不时地抬头。

梦歌感到下体肉棒的冲动,又羞又急道:‘小天,你快出去,你爸还在房间里呢!我就当没发生。’

闻言李天贴得更紧了,整个胸膛都压在母亲的粉背上,把梦歌整个身子都压得紧贴在墙上的瓷砖上:‘妈,你急什么?是老爸让我来啊!’说完手臂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一阵阵被侵犯的感觉冲击着梦歌,冰冷的瓷砖触感使得这个感觉更加强烈。再想到背后侵犯自己的人是她的亲生儿子,强烈的刺激使得她的小腿都快失去了力气,口中说出的话也显得中气不足:‘哦……啊?你说什么?’

李天感到母亲语气的改变,忙道:‘你忘了,爸让你不满意就找我啊!爸只放了一枪,就让我来补剩下的一枪吧!’说完,李天双手拦腰抱住母亲调到一个合适的角度,肉棒猛地一送顺利插进梦歌的小穴里。

一进去李天就感到明显的差别,母亲的阴道明显有些松弛,不像少女那么紧凑。不过想到这个是自己的母亲,乱伦的快感远远盖过这点小小的不足,更何况梦歌的小穴内淫水特别多,抽插间有种别样的快感。

梦歌浑身无力,只能随着李天的抽插呻吟道:‘嗯……哦……小天不要……啊……你爸他……嗯……这是……开……开……开玩笑的……’

‘现在不是开玩笑了。’李天闻言毫不停歇,反而报复性的冲刺到底。

‘啊……’梦歌发出满足的一声呻吟:‘小天……你的……鸡巴好大啊……啊……哦……’

李天笑了,抽插得更加卖力,次次都是尽根没入,插得梦歌浪叫连连。‘这算什么……要知道……你儿子我……可是号称……海定银枪小霸王啊!’李天得意的说道。

‘啊……小霸王……嗯……快用……你的银枪……插死我吧!啊……’梦歌心中一阵窃喜:“没想到我儿子怎么能干,今天一定要试试。”屁股开始扭动,配合着李天的动作。

李天见母亲开始迎合自己,更加兴奋了,双手开始往上摸,一会儿就抓住梦歌那34C的双乳不断地揉搓着,柔软的双乳在李天的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肉棒在梦歌的阴道中左冲右突,时而退避三舍,时而直捣黄龙,彷彿试图在找一条出去的路。

梦歌被干得气息散乱,娇喘连连:‘小天……好儿子……快干……哦……干死我吧……嗯嗯……干死你这淫荡的妈妈……哦……妈妈好舒服哦……’

李天被梦歌淫荡的话一刺激,什么技巧也顾不上了,就好像一条发了春的野狗,只知道把自己的肉棒狠狠地插进梦歌的阴道里,一次又一次,不干到底决不甘休。睾丸打在梦歌雪白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声与色的双重刺激吞噬了李天残存理智:‘操……干死你这荡货……你这淫荡的妈妈……我早就想干你了……今晚我就先干破你这烂屁股!’

‘嗯……干死我吧……淫荡的妈妈就喜欢被儿子干……妈妈的穴好痒……大鸡巴儿子快来……干得妈妈……好舒服……嗯……好舒服……哦……继续干……好儿子真棒……’

经过长时间的冲刺,李天再也受不了梦歌的淫声浪语,肉棒一阵酥麻,强烈的刺激传来,精关一松,浓浓的精液顿时射入梦歌的阴道里。

‘啊?又没了?’梦歌意犹未尽地转头看着李天疑问道。

“靠,这是什么话!不要加个又字好不好?”闻言李天心中强烈不满:“第一次是老爸不行好不好?”但是李天转念一想,立刻转怒为喜:“这都不满足,说明妈妈肯定是个十足的荡妇啊,她越淫荡自己机会就越多,快乐也就越多啊!不过这个荡妇这么不容易满足,老爸年纪太大肯定满足不了她,难道刚才他们在房间内说的是真的,妈妈在外面还有‘几个’老公?”

梦歌转过身来,李天看到她脸上潮红,眉眼间尽是春意,在浴室水汽的映照下竟然比平时更美几分,特别是只有美熟妇才有的诱人的红唇,李天感到胯下的肉棒有涨起来了,坚硬如铁。梦歌看到李天的肉棒这么快就复原了,微微诧异,眼神中异彩连连,忍不住用美目瞄了李天一眼,电得李天的老二更硬了几分。

梦歌缓缓蹲下身子,端庄的脸慢慢地靠近李天粗大的肉棒。李天预感到妈妈要做什么,心情激动不已,呼吸也粗重起来,“来了,来了……”李天看着妈妈那张美丽端庄的脸慢慢凑过来。

就在李天幻想着妈妈那张柔软滑腻的小嘴会有多么美妙的时候,端庄的脸庞停住了,只见梦歌轻轻的嗅了嗅,鼻腔带起的气流犹如一道清风使得李天火热的肉棒感到一阵心旷神怡。这还不算,梦歌为了这次与爱子结合拿出了独门绝招,她缓缓地张开红唇,伸出诱人的舌尖轻轻舔了舔暴露在包皮外的龟头上的马眼,然后抬眼望向李天想看看李天的反应。

李天还没见过如此高水准的挑逗,哪儿受得了,见状腰一挺,趁着梦歌的嘴还在微张的时候,把龟头强行插进去,梦歌骤然遭到偷袭,不由得有些不满,哀怨的白了李天一眼。

李天读懂了梦歌眼神的意思:“小子,真是不解风情,你太急了。”但是李天很不以为然,心中暗道:“你个浪货,都到门口了,还不让我进去,真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再说平时不知道对多少男人用过这招了吧?真是个淫妇,今天我要干烂你的嘴!”

不满归不满,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梦歌调整了下姿势,开始全心全意的为儿子服务。梦歌的口活那是相当的好,也不知道她怎么练的,李天感到妈妈那条小淫舌就像是会变魔术似的,左挑右绕,时而围着龟头转圈,时而高频率的上下扫着马眼,最高级的是嘴腔壁的肌肉彷彿会动似的,不断地产生吸力。李天感到自己的肉棒就像是进了一个按摩室,享受着全方位的服务。

李天毕竟是少年,血气方刚,在梦歌这个高超的技巧下没坚持多久就丢盔弃甲了。两人这一搞,时间也差不多了,为了避免李父双枪哥的怀疑,不得不收拾一下结束这难忘的一晚。第二章

自从那晚李天和妈妈梦歌体味到禁忌的快感后,两人就如同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家里到处都是他们发泄自己淫欲的地方,厨房、卧室、客厅的沙发上、浴室中、车中……甚至还有一次是在梦歌参加晚会的化妆室内。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梦歌做爱的新鲜感逐渐消失,李天发现一般的性交已经满足不了自己的淫欲了,他迫切的希望一群别的什么人来和他一起搞他妈。第一时间他想到以前的好兄弟:大魏、小魏、小王、小陆。算算时间他们也已经出来了,虽然上次的案子为了自保,做得有点不太厚道,但毕竟曾经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相信他们会原谅自己的。再说李天这次是打算把自己的妈妈献给他们,这还不够诚意啊?

心动不如行动,李天打电话好不容易说服了他们,把他们约到一起。在包厢里面,五个人一开始见面气氛还有些尴尬,李天决定单刀直入:‘这次我让哥们几个来,是想让你们陪我一起搞一个女人!’

李天语出惊人,大伙儿同时呆了。大魏首先反应过来:‘你还嫌自己不够麻烦,苦头还没吃够啊?’

小魏很干脆:‘害我们一次不够,你还想来第二次?’

小陆斟酌道:‘强奸的事我坚决不干。’

李天潇洒的摆了摆手说:‘哎!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上次我也是没办法啊,不能全怪我。这次……’李天说到这里神情一变:‘这次我让你们搞的女人是我妈——梦歌。怎么样?就算是补偿吧!’李天得意的一笑。

四人闻言顿时目瞪口呆,差点跌掉了下巴,不过看着李天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这才和李天认真讨论了下这个想法的真实性。了解到实情得到确认后,四人开始兴奋起来,想到梦歌那丰满的身材、风韵犹存的还微带着点魅惑的脸,四人的小弟弟瞬间高涨。

接下来五人开始商量了如何实现的计划,其实也没什么计划,五个满脑子精虫的弱智能想出什么计划?总结起来就五个字——装醉耍流氓。

第三天中午,李天趁着他爸双枪哥有事,晚上才回来这个难得的机会,在家设宴邀请那四个战友到家作客,名义上是感谢四人的‘舍生取义’,其实的目的呢,只有这五个人知道。

一开始宾主尽欢,那四个小子频繁的向梦歌敬酒,理由五花八门,好在有李天配合着,效果还不错,梦歌被灌了不少酒。

一开始梦歌还没在意,时间一长就回过味来。梦歌是谁啊,无数个酒场打过滚的过来人,酒量那叫一海量,这几个小子打的什么主意一眼就看透了。她瞄了李天一眼,看到李天眼中期待的含义,心中暗道:“这小子居然自己玩不够,还要带着这群狐朋狗友一起来干他老妈。”想到这里浑身火热:“五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可比那些老家伙们强多了,自己先装醉,看看他们能做到什么地步。”

再喝了几杯红酒,梦歌装作不胜酒力,说要回房休息一下,闻言五人互相给个心领神会的眼神。梦歌说完就起身回房,转身的时候还顺手解开上衣的两个扣子露出雪白的乳沟。

梦歌刚走,小王就说:‘哎呀,李天,你妈可真能喝,她再不醉,我们就要醉了。’

李天神秘一笑:‘别急,现在她不就醉了吗!那谁先上?’

闻言四人齐声淫笑,大魏对李天道:‘我看,还是你先上,万一你妈还有点醒,看到是你也没什么问题,等差不多时候我们再上。’众人齐声赞道:‘不亏是大魏,想得周到。’

说完李天开始走到房中,房中的窗帘早就拉上了,又没开灯,所以视线有点昏暗。梦歌今天穿的是普通的家居服,正面仰躺在床上,李天走近听到梦歌均匀的呼吸声,两眼紧闭似乎已经睡着。胸前上衣的扣子却是解开的,很容易就看到在黑色乳罩包裹下的两团软肉。虽然说梦歌身上每处地方李天都看过了,但是梦歌现在这半暴露的模样在昏暗的视线下反而有种含蓄的诱惑力,李天的嗓子有些微微发干。

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冲动,李天有些不忿,明明都干过这么多次了,怎么还会有这样反应?想到这里李天更是恼怒,立刻趴上去,快速的解开梦歌上衣剩下的扣子并且敞开,让母亲梦歌的整个上身暴露在空气中,如白玉般光洁的皮肤在昏暗的室内更是刺激眼球。

趴在门口的四个人看得目不转睛,口水直流,李天回头注意到四人的表现,微微一笑:接下来还有呢!然后探出手去解梦歌的乳罩,直到李天拿开乳罩那一刻,两个大白兔欢快地脱离乳罩的束缚暴露在眼前的时候,四人眼睛都看直了。

李天不屑的一笑,向四人做了个鄙视的手势:这算什么,接下来才是精彩的呢!示威性的看了四人一眼后开始脱起梦歌的长裤,因为怕梦歌感觉到,所以李天的动作很轻很慢,一点点、一点点的推下去……门口那四人大气也不敢出,目不转睛的看着李天在秀如何脱他妈妈的裤子。

随着梦歌裤子被一点点的扒下,五个人都感觉到有一点不对,因为她居然没穿内裤!雪白的大腿根部、黑色的三角地带,一点一点的直接暴露在眼前。想到刚才梦歌和自己谈笑着喝酒的时候居然没穿内裤,门口四人的鸡巴更是刺激得一阵阵发涨。

李天也没想到他妈妈居然这么风骚,接着李天把梦歌翻了个身,再摆弄几下姿势发现梦歌还是没什么反应顿时就放心了。

‘大魏,你先上。’李天指挥道。

大魏精神一振,冲上去头埋在梦歌双腿之间就是一阵猛舔。

‘我靠,大魏你是属狗的啊?轻点,把我妈弄醒了怎么办?’李天在旁边急道。

彷彿印证着李天话似的,梦歌口中发出一声轻微而动人的呻吟,大魏一惊,马上小心起来。不一会儿大魏就发现梦歌的小穴中不断流出淫水,大魏猥琐的一笑,掏出他粗大的老二,以龟头在梦歌的小穴口研磨几下,缓缓的插进去……随着大魏插入的深入,梦歌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彷彿在梦里似有所感,小嘴微微张开,长长的叫了声:‘啊……哥……’

这一声哥叫得是如此荡气回肠,大魏被叫得差点精关失守,努力平静下来开始缓慢地抽动。谁知梦歌双眼紧闭,彷彿在做一个美妙的春梦般,双腿不自觉的分开,好像在欢迎什么人插干一样。

梦歌的小穴一边无意识地配合着大魏的抽插,口中一边喃喃呓语:‘嗯……哥……快插……哥哥的大鸡巴……插得……妹妹好爽……哼哼……’

大魏一听胯下这位梦歌阿姨居然对自己说出这么淫荡的话,鸡巴更加壮大,再也顾不得许多,不断地挺动腰部加快抽插的速度,双手也不断地在梦歌赤裸的肌肤上到处游走。梦歌的小穴里早就淫水氾滥了,大魏插得非常爽利,梦歌被干得不断无意识的浪叫着,语速越来越快:‘啊……哥哥……妹妹快……要被……干死了……哥哥……好厉害……’

李天看到自己妈妈全身赤裸的醉倒在床上,自己的好兄弟大魏正趴在妈妈的肚皮上,双手不断在妈妈身上到处乱摸,胯下巨大的肉棒在妈妈梦歌的淫穴中不停进出,如此淫靡的情形看得李天鸡巴坚硬如铁。

其他几个人看着这出活春宫、听着梦歌阿姨无意识的浪语,现在也按捺不住了,小王和小陆分别走到床的两侧,一人霸占一个乳房,一只手揉搓着,另一只手就扶住自己的老二打手枪,打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就抓住梦歌的玉手引导着套在自己的老二上帮忙打手枪。

小魏一时间找不到下手的地方,猴急的爬上床,脱得精光一屁股骑在梦歌的玉颈上,抓起自己的肉棒就往梦歌嘴里送。梦歌这时候再也不能装睡了,不得不睁开眼,小魏骤然见到梦歌阿姨醒来,吓得立马软了,谁知梦歌淫荡的对小魏笑了笑,就开始卖弄地舔起小魏那半软的鸡巴来。小魏顿时觉得舒爽无比,鸡巴马上比刚才还硬几分,心想还是梦歌阿姨的嘴巴好,口活简直让人爽上天啊!

梦歌的双手也同时动起来,熟练地帮着小王和小陆打飞机,小王、小陆马上发现了梦歌阿姨居然醒了而且正在卖力地舔小魏的大鸡巴这个事实,强烈的现实刺激得两人心神颤动,再也忍不住,马上射了,浓浓的精液经过小王和小陆两人的精确瞄准全部射在梦歌两个白嫩的乳房上。

大魏也发觉情况有些不对,因为梦歌的两条白腿居然一左一右以环状搭在他的后背上,小腿用力缩,好似梦歌马上就想攀到他腰上似的,在大魏背后用力推着大魏不断向前撞击。大魏知道这是胯下的女人主动发出的信号——求干,狠狠地干,再用点力点,现在还不够。

大魏哪儿受得了被梦歌阿姨轻视,开始进行一次次的猛烈冲击,肉棒一进一出、大开大合,每次冲击都震得床上的席梦思一阵阵起伏。这状况让梦歌产生出这么一种感觉:我在被干,干得好猛,好有力!每次起伏,梦歌都觉得被干得好像在云端飘一样,要不是嘴里含着小魏的鸡巴,她都想快乐的呻吟出来,但是现在只能发出‘唔唔……哼哼……’的声音。

淫荡的血液使得梦歌把被大魏干的强烈快感变成内心淫乱的能量,她开始亢奋的吮吸着小魏的鸡巴,又吸又舔使出浑身解数,同时丰满的屁股疯狂地扭动,大力地迎合着大魏。

小魏也不明白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梦歌阿姨就像是疯了一样,拿着他的鸡巴当宝贝似的,疯狂的吸舔和逗弄。一阵又一阵的快感如同潮水般冲向小魏的大脑,小魏和大魏坚守不住,体内的精液同时喷薄而出,两人的射精持续大概一分钟,梦歌的小嘴不断地吞咽着小魏射出来的少年精华,凭着一股骚劲,梦歌居然把小魏的精液全部吞进肚子里面。

看到大伙儿第一轮都结束了,李天才扶着梦歌到浴室里面清洗一下,当然在浴盆里面少不得一阵亵玩。把梦歌洗得白白香香之后,出来李天提议在客厅干,而且要梦歌向狗一样的跪趴着,雪白的屁股对着大门,头朝着里面,这样更加刺激。梦歌骚劲一上来,什么也顾不了,闻言急切的就答应了。

摆好姿势后,小王这次占有了梦歌的淫穴,李天则插干着母亲梦歌的小嘴。由于这次是后入式,小王在梦歌淫穴中抽插的同时,还能享受着梦歌丰满雪白的大屁股撞击小腹带来的快感。这种刺激对他们这些血气方刚的少年尤为起作用,小王不一会儿就射了,小陆见状一阵激动,马上补上。

就这样,李天望着他们四个人走马观花的换了一圈,而自己还能坚持住,不由得有些得意的对梦歌骂道:‘骚货,看你的小淫屄干的好事,我兄弟都坚持不了了!’梦歌由于嘴里有根大肉棒,所以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妈妈……就喜欢被……嗯……儿子们干……你们都是……我的……哦……好儿子……’

五人都被梦歌的浪荡劲诱倒了,插干得更卖力了……

就在五个人轮流转圈操干着梦歌的时候,突然大门开了。李天的父亲双枪哥刚打开大门就看到自己的老婆梦歌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屁股对着自己,几个少年有的正从梦歌屁股后面插入自己的男根,有的在旁边一边抚摸着老婆的肉丘一边打手枪,而自己的儿子李天正对着自己正在用他的肉棒插干着他妈妈的小嘴。

饶是双枪哥见多识广,此时也是目瞪口呆,只气得抬起一个手指指着李天,嘴唇直抖却说不出半句话。他知道自己儿子是个混蛋,但是却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这么混蛋,竟然带着那几个狐朋狗友一起来搞自己的妈妈。

李天也是呆住了,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突然间彷彿一道灵光击中了他的天灵盖:‘爸,你别生气,其实我是喝醉了,喝醉不算乱伦!’李天理直气壮的叫道。

相关小说
商务合作: www269la@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