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用户,请您牢记: 269.La 发布页地址,随时找到回家的路.

性、友情和爱情——怀念我的挚友和挚爱 

(一)

***********************************我已经结婚七年。虽然和夫人之间的感情很好,但夫妻之间的激情已淡,尽管还没有退化到要换妻的程度,但平淡的生活确实让人想起许多曾经的疯狂。

父母赋于我优秀的外表,因此生命中我并不缺少女人,即使现在也是。但在这些女人之中,小雪是特殊的一个。

认识她的时候,我二十二岁,她二十一岁,都还在读大学。她的第一次给了我,那是1991年的事了。尽管我那时已有了女友,但她仍然默默地爱了我许多年,直到后来因为一件突发的事情,使她永远离开了我。也许离开是正确的,因为如今我已经成年,对于爱情的观念,我相信我和她都在转变。但回想起来,这份爱里面,有愧疚,有感激,也有遗憾。

写下我这一段真实经历的动机,却不是因为小雪,而是因为我生命中最好的男友,这个我称之为小林的男子。虽然我和小林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但因为我的一次过失,使我至今无法面对他。一年多来我一直拒绝和小林联系,虽然过失在我,虽然我知道他对我情谊没变,虽然我也真的很想他。我也不知道今生我和他是否还能有如从前那样的轻松快乐。

写下这一段经历,来回忆我和小林,和小雪之间的情意,虽然放到现在,那一晚发生的事也许挺正常的,也很多见,但在1993年那个年代,这一切还是很荒唐的。

十年了,一切历历在目,恍如昨日,常令我唏嘘不已。首发海岸线,初次写作,不足之处,请大家包涵。***********************************

1993年3月。江南的春天,很美,但是却寒冷潮湿。这样的夜晚,不适合在外面露宿。那天,小雪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说,明天想来看我。

毕业以后,小雪回了她的城市,离我们这里有一百多公里路,想想也是的,半年多了,只有我借出差的名义去看了她几次,她一次也没有来看过我。

第二天接到她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过了一个冬天,小雪变得更漂亮,皮肤更白了。轻轻地搂过她的腰,我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小雪的笑很甜,看得出来,她很开心。捏捏她的腰,发现,好像比以前胖了。于是我笑话她说:‘雪,怎么胖了啊,是不是不想我了啊?’

雪向我做了一个鬼脸,说:‘是啊,谁让你是个大坏蛋呢?’

回想起那时的感觉,真的不觉得有什么过错的。她是那么爱我,而我也那么的爱她。虽然我和我女友已经生活在一起,但想起小雪来,却让人从心里都是甜的。小雪很听话,不像我女友爱发脾气。如果在古代,我想,我会同时娶她们两个的。

那时,住宾馆是不可想像的事。因此,小雪来之前,跟我说过,她会住到她的同学家里。我想想也只有这样了。陪她吃了点饭之后,我得去上班了,小雪便去了她同学的单位,并告诉了我她同学的电话,让我下班之前联系她。

下午上班,一点心思也没有。一方面想着小雪的模样,想着如何好好地爱她一次,另一方面,却也在为晚上的事犯愁。如果小雪住她同学家,那不是要浪费一个晚上的好时间了吗?但如果像以前一样,在外面过夜,却又太冷了。这就让我想到了小林,我那个死党。

小林比我早工作,家庭条件很好,在那时已经配了当时很了不得的BB机。小林跟我是从小是同学,当时已经有了十多年的深厚友谊。虽然他外表也很帅,但由于父亲是老干部,因此家教很严,从没有谈过女友,还是处子之身。我和小雪的事,他全都知道。于是我想到请他帮帮忙。

在单位门口小店里的公用电话亭给小林打了传呼,这小子回得挺快的。我问他能不能给我找个地方睡一个晚上。倒也巧了,他说他姨妈刚搬家,旧房子还空着,家俱都在,只是钥匙没有,不知道能不搞定,让我晚上八点钟再呼他,他先去姨妈家想想办法。

对于我的事,小林从来有求必应。那时我家里穷,上大学时,小林已经工作了,因此他经常会给我买东西,甚至给我钱用。虽然只有十几二十元的,但那时上大学,父母给的生活生活费也只有五十元一个月。因此,对于他,我心里除了友情,也有一份感激。也正是这一种感激之情,让我隐约有了一个荒唐的想法。

随便说了个谎,跟女友说晚上不回去了。下班后接上了小雪,和她一起去吃了晚饭。然后,骑着自行车,来到靠近小林家边的那个公园。已经六点多了,公园里人很少,天也黑了。我拉着小雪的手,到了一座隐密的假山后面。多日的情欲,让我的心乱跳。小雪像以前一样,很听话。她知道我想做什么,一声不响。

假山后,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我疯狂地吻着她,她一样疯狂地回吻着我。我的手隔着衣服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我感觉她在我的怀里轻轻地发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我喘息着问她:‘小雪,想不想我。’

小雪带着点伤感地说:‘想,想死了。’我知道她是真的想我,而我也是真的想她。

(那时,因为我和女友已经同居,所以,她写给我的信,全部都是寄到小林的家里然后再由小林转交给我的。而我也一样,常常用十几页十几页的信纸,表达着对她的思念。这一种感情,我想,今生,也不会再有。至少,如今,都用电子邮件了,再不会去手写那十几页的情书。悲哀。)

有些话是多余的,情欲让我的头脑充血。我冰冷的手伸到小雪的衣服里,贴在她滚烫的乳房上。她的乳房非常丰满,乳头却很小。我试图拉起她的衣服来亲吻她的乳房,小雪说冷,于是我不再坚持。

我解开她的腰带,把一只手伸入她的臀部,从后面,沿着她的屁股沟滑落。小雪吸了一下她的腹部,于是我的整个手伸了进去,从后面摸到了她的阴道口,那里已经湿了一大片。我在那里轻轻地抚摸,小雪忍不住地大声喘息。听着她的喘息声,我感觉是那么的快乐。因为我爱她,她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但这个姿势毕竟不顺手,于是我拉了一点出来,湿润的中指在她肛门上轻轻按摩。小雪害羞地轻吟了一下,说:‘不要嘛。’我笑了笑,将手移到了前面。

小雪的阴毛不多,但很柔软。她的阴唇并不肥大,很浅,所以很容易的就能找到她的阴道口。我感觉到小雪的阴蒂已经变得像胶糖一样的有弹性,于是用手指帮她轻轻地磨擦,并时不时地插入她的阴道。小雪一边喘息着,一边慢慢无力地侧靠在我的身上,说不要了。而我的手指也有点累,又怕她感冒,想想反正还有一个晚上,也就把手拿了出来,停止了动作。

(很多时候,情人之间,其实应该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你快乐就是我快乐。我和小雪都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人。我是小雪的第一个男人。她的阴部很美,让人眩目的粉红色,还有一样美丽的乳房,都是我今生的骄傲。

如今,我已经过了三十了,而我的一些情人,也跟着我过了这个年纪,都已经不再有这种让男人沉迷的色彩,因此,年轻时的小雪,如今在我的眼里,是女神。但更让我怀念的还是小雪的温柔、体贴与风情。)

我的小弟弟已经开始变得涨痛。小雪整理好了衣服,又紧紧地贴在我怀里。我的阴茎竖着贴在她的小腹上,难过地磨擦着。看看周围没有人,于是我拉下了我的裤子拉链,放出我的小弟弟。小雪冰凉的手,轻轻地捏在滚烫的阴茎上,小心地套弄着。我用手在她的肩上轻轻地按压了一下,小雪明白了我的意思,没有说什么,便蹲了下去。

这不是小雪第一次给我这样做。在没有正式给她破处之前,她便是在我的教导之下用这种方式帮我解决的。甚至有一次在她的寝室,隔着一层帘子,外面有她同学在做功课。

小雪的嘴很小,因此我的阴茎把她的嘴撑得满满的。她温柔地吸吮着我的阴茎,一只小手套弄着,并用舌头舔着我的马眼。

因为在公园,所以我想尽快结束。更因为我似乎意识到了晚上可能发生的一些不寻常的事,好像有些生气,也好像有些刺激,似乎要发泄一些不满,所以人变得有些狂暴。我用手抓住她的头发,不顾她的反对,用力地把阴茎往她的嘴里塞。

我从来是一个温柔的男子,从来不曾这样对她。她堵起她的舌头,想要保护自己一下,但没有成功。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时,她抬起眼睛看了我一眼,黑暗中,那眼神中闪过一丝的惊讶,这一丝眼神,如此深刻地印在我的脑中,让我至今感觉到,当时的她是多么的柔弱,我应该好好爱她辈子。

她已经跪在了地上,我的阴茎刺入了她的喉咙,她有些要吐的感觉,呕了一下又忍住了。再次刺入的时候,她用手抚住了她的脖子,想要挣脱开来。但我已经接近了射精的边缘,因此压住了她想要抬起身子。

她不再反抗,忍住了我的粗暴,而我也稍稍的温柔了一些,把阴茎拉了一些出来,让她喘息了一下。她知道我快射了,因此用嘴紧紧地吸住我的阴茎,手上加了一些力气。

我用力而快速地在她嘴里抽动了几下之后,弯着腰,让她努力前倾的额头顶住我的小肚子。我用力地抱住她的头,强迫着她调整了她头的方向,把阴茎再一次插到她的喉咙口,感受到那里的肌肉温柔地包裹着我的龟头,在那里停留了二三秒钟后,就在她干呕的同时,把阴茎拉了些出来。

强烈的刺激终于让我到了高潮,精液喷射了出来,弄得她满嘴都是。她跪在那里,一边吐掉了精液,一边难过地干呕了起来。一阵深深的愧疚从我的心里弥漫开来。过了一会儿,我把她拉了起来,她还有呕吐的感觉,我紧紧地抱着她,吻向她的嘴。那里有股腥味,我没有管那么多,那时,愧疚的感觉更胜过爱她的感觉。

小雪推开我,说不要。我看见她眼里有泪花。我当时不知道是因为噎的,还是我让她伤心了。我紧紧地抱着,一声声说对不起,说我爱你。小雪没说什么,把脸埋在我怀里,一边发抖,一边也紧紧地抱住我。

(这是我今生第一次如此粗暴地对待我爱的女人。虽然在后面的日子里,也偶然有如此对待别的女人,但因为是第一次,因此给我极深的印象。我至今清晰地记得那时的心情。

面对小林的深厚的友情,我有一种想让小林脱离处子之身的想法。虽然和小雪在假山后面让她给我口交时,这种想法并不清晰,但隐隐地好像已经有了这么一种幻想。这一种幻想其实并不带着什么快乐,也没有什么刺激。

小林作为中间人,一直替我转交小雪给我信,因此,小林和小雪也是很熟悉的。所以,在当时看来,我们都是好朋友,我想小雪可能会接受小林。但潜意识里的嫉妒与心酸却让我第一次对一个心爱的女人变得粗暴,现在想来,这一次口交真的很刺激,但也有内疚。)

时间快到八点了,我和小雪也变得平静。小雪又变得温柔活泼,而我也因为身体和身心的轻松,变得很开心。天更冷了,我找了公用话亭给小林打了传呼。他说他已经在家里了,让我过去。

小林家就在边上。我让小雪在门口等我一下,一个人进了小林家。小林很得意地悄悄告诉我钥匙搞到了,说那边连被子什么都有呢,让我千万不能告诉他老爸,说是他偷偷问他表哥借的。我心里说:‘靠,我疯了,还告诉你爸。’

小林找了纸笔要告诉我地址,我对小林说:‘不要了吧,我不认得路,你带我去吧。’

小林说天晚了,他老爸要骂的。当时我心里是犹豫的。一方面不想让他去,一方面却又想让他去。但不让他去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笑咪咪地对他说:‘兄弟,一起去吧,晚上就不要回来了,说到我这里去了。’

小林楞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说:‘那我晚上睡哪里?’

当时我很心里忽然冒出了一股得意的感觉,似乎体会到将一样好东西与朋友分享后的快感,脱口说:‘跟我们住在一起啊。’

我想,对于一个成年了但未经人事的男人来说,没什么比性更有吸引力的,尤其在那种年代,一个青年人要得到一次性经历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小林似乎有点蒙,改口说:‘要不,我送你们过去吧,但我要早点回来的,就跟我爸说你找我有事出去吧。’

我因为是他的最好的朋友,加上又是以前是班里的高材生,因此一直是他爸妈眼里的乖乖男孩。不费什么口舌,我就和小林一起走出了他的家门。

小雪见到小林也很高兴,因为在我读大学时,他们两个就认识了,所以大家很熟悉,也没有说什么。当时八点多一点,小林忽然说:‘我们那里开了一个酒吧,叫蓝石酒吧,要不请你们去坐坐啊,小雪也好久不见了。’

酒吧在当时是奢侈的玩意。我从未去过。想想反正时间对我来说还早,就问小雪怎么样。小雪当然没一点意见,于是我们骑着车,跟着小林去了蓝石酒吧。

那是我今生第一次上酒吧,晕暗的灯光下,大家谈笑风生。小林小雪倒是挺正常的,但我的心里,却不知道在翻腾着什么,时常不说话,只是笑咪咪地看着他们。

小雪一直温柔地贴着我,而小林在那里搞搞笑,说些羡慕我们的话。到十点多时,我们大概已经喝了八九瓶啤酒。我酒量小,不胜酒力,而小雪白白的脸也有些泛红。时间不早了,小林要了两包烟,给了我一包,然后买单。我们一起离开了酒吧,由小林带我们去他姨妈家里。

小林在我面前从来都是大方的,请客吃饭是常有的事,即使在一起的人只跟我有关,跟他无关,他也从不让我买单。他总是想在我的爱人或者其它朋友面前为我贴金,这我绝对知道。但如果说,我对于那一夜发生的荒唐事,在开始前,都只是一个朦胧的想法的话,小林请的这几瓶酒,却真的成了实现的导火索。

相关小说
商务合作: www269la@gmail.com